• 您當前所在位置:

    “去產能”信貸專項撐腰煤企 漲價博弈火電供給側改革

    來源:網絡  撰稿人: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27日 瀏覽:
    摘要:

      央行在對鋼鐵煤炭去產能的金融支持上又出現了一定的調整。

      央行近日加急下發了銀辦發〔2017〕48號《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于做好2017年信貸政策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48號文”)顯示,對鋼鐵、煤炭等產能過剩產業中有市場、有競爭力但暫遇困難的優質骨干企業,繼續給予信貸支持。

      這也是繼2016年再次啟動債轉股之后,國家對過剩產能化解的進一步區別調整政策的延續。

      然而,眼下煤炭市場上卻出現了部分煤企以去產能導致產量下跌等理由為借口漲價。如神華寧煤集團運銷公司在3月20日就向當地一些電廠下發通牒稱,“2017年二季度的合同價格維持一季度的價格水平,即4500大卡對應320元/噸。請在3月29日前簽訂合同。否則,從4月1日起將無資源安排供應。”

      而在3月17日,華能、中鋁、京能、申能、國電、華電、大唐等電力巨頭的寧夏公司集體聯合上述寧夏自治區經信委,稱“2016年以來,神華寧煤集團區內煤炭合同價由200元/噸先后多次漲價至目前的320元/噸(均為出礦價),并且帶動了區內周邊市場煤無序大幅度漲價,”導致寧夏自治區內火電企業已處于全面虧損狀態。

      更多的煤電“打架”事件還在貴州等省區上演。“去產能”信貸專項政策何以按下葫蘆浮起瓢?大型煤企帶頭漲價會否招致煤炭行業“去產能”功效大打折扣?

      “去產能”成部分煤企扭虧抓手

      48號文指出,要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積極加強對產能過剩企業兼并重組、轉型升級、優化布局和國際產能合作的融資支持。

      這個表態被金融機構和資本市場解讀為雙重利好,一為煤炭企業未來實施兼并重組、轉型升級、優化布局乃至多次貸款提供了比較明確的資本通道;二為商業銀行特別是地方性商業銀行給予區域內政府重點支持企業融資提供了政策保障。

      而在2016年全國“去產能”風聲頗緊的壓力下,很多銀行不僅叫停了對煤炭鋼鐵行業的新增貸款,更是不乏直接斷貸、抽貸甚至逼貸的行為。

      2016年4月,一行三會聯合印發《關于支持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脫困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更強調了去產能的金融調控辦法。

      彼時,《意見》明確提出四條嚴控要求,包括嚴格控制對違規新增產能的信貸投入;對未取得合法手續的鋼鐵、煤炭新增產能項目,一律不得提供授信支持;對違規新增產能的企業停止貸款。對長期虧損、失去清償能力和市場競爭力的企業及落后產能,堅決壓縮退出相關貸款。

      但在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長韓文科看來,此次48號文所描述的內容,其實以前一直都存在,只不過是非公開的、隱性的。甚至前述《意見》產生的力度也沒有市場傳聞的那么大,很多地方大型煤炭鋼鐵企業在地方政府支持下,還是該怎么干就怎么干,特別是自去年年底開始的二次債轉股,直接為部分地方大型煤炭企業解了套。

      據了解,去年年底,多家大型煤炭企業在省級地方政府、國家發改委、能源局以及銀監會和央行的大力推動下,啟動了我國有史以來第二輪國企債轉股計劃。此次債轉股雖非國家強制性政策,亦未明確按照什么比例、應該怎么轉,但包括建行、工行在內的多家銀行機構,積極主動,與歸屬地方政府國資委領導的同煤、陽煤等煤炭企業均達成了比較好的債轉股協議,進而為銀行自身降低不良貸款率拓展出來了新的路徑。

      公開信息顯示,在去年11月,建設銀行與山東能源集團簽訂了框架協議,牽頭設立總規模為210億元的基金,開展市場化“債轉股”合作;12月,中國工商銀行與同煤集團、陽煤集團等企業分別簽署《債轉股合作框架協議》,各家合作規模均為100億元。

      “現實中,一方面是很多大型地方企業對銀行高度依賴,貸款建項目、貸款發工資甚至貸款繳稅款,有地方政府撐腰的地方企業虱子多了不怕咬,長期無視銀行收貸、抽貸的要求;另一方面,為了讓已經貸出的不良貸款不至于徹底變成呆壞賬,銀行的地方支行也缺乏即時抽貸的意愿,通過操作成循環貸的情況不少。”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稱。

      在中國工程院院士周孝信看來,48號文及所謂二次債轉股采用了金融手段,說明國家在煤炭、鋼鐵等行業的去產能進程中,是全國一盤棋,上下游統籌,既不存在以某一個行業為主的冒進現象,也不存在不尊重市場的行政性手段。

      近期,亦有媒體報道稱,銀監會正在與有關協會研究煤炭企業降杠桿等事宜,計劃推出十個企業的示范性案例。該報道稱,在這次協商中,銀監會是金融機構的監管部門,可以鼓勵銀行按照政策進行債轉股,而協會則可以推薦一些符合條件的煤炭企業,“有條件實施債轉股的煤炭企業必須是雖然目前遇到困難,但是前景很好的,所以該破產清算的就破產清算。”

      但記者在與多家大型煤炭企業進行交流時,很多觀點認為,此番債轉股工作,更多是由省一級地方政府在與銀監會及大型銀行之間進行溝通。

      現實是,金融手段加身之后,煤炭企業的姿態和盈利程度都在大幅提升,已是不爭事實。

      火電全虧政策傾斜導致過剩?

      受益于2016年“去產能”的調整,在當下的年報季,煤炭企業紛紛預盈利。其中,山西省省屬七大煤炭企業所屬上市公司相繼發布了2016年度業績預報,預計累計實現凈利潤22.5億~26.5億元左右。

      然而,作為在總成本中煤炭價格占比為80%的火電行業卻迎來低谷。2016年下半年開始,煤價漲幅高達64% ,隨之五大發電集團去年9月份、10月份、11月份的煤電板塊都出現了虧損。

      煤價與電力企業的盈利此消彼長的情形由來已久。2013年環渤海煤價指數均值從702.9元/噸跌至589.6元/噸,當年五大發電集團凈利潤則達到740.34億元,創出2002年以來最高水平,而2012年正是上一輪煤價的最低谷年份。

      目前大唐發電、甘肅電投已經預計2016年將陷入虧損。國家發改委近期更罕見表態稱,國內火電產能已經出現過剩趨勢。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近日指出,煤電行業今年采取多種方式去產能,包括淘汰、重組、改造等方式。

      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火電產能過剩逾20%,發改委認為嚴控新增并淘汰過剩產能將有效提升煤電行業整體的利用效率。

      “電力行業央企數量多,行業集中度提升空間較大。”申萬宏源證券發表觀點稱,102家央企中擁有發電業務的能源類企業共有12家,相對于5家鋼鐵、2家煤炭和1家水泥的央企數量。分析師們認為,電力行業央企數量多,行業集中度提升空間較大。

      但在周孝信看來,火電行業所謂的產能過剩現象可能只是一個表象。

      “2016年,受制于煤炭價格快速反彈、社會總用電量增速下滑等因素,火電企業的確普遍出現了經營困難等癥狀,在此市場化手段的直接作用下,出現了部分熱電廠機組停運等現象,但據此判斷火電產能過剩,甚至推動火電產能退出,并嚴格限制新增火電產能,并不符合事實。”周孝信說。

      周孝信向《中國經營報》記者分析稱,去產能的本質是供給側改革,供給側的本質是市場供給雙方博弈的結果,換言之,去產能是一項非常復雜的工作,也不會局限于某一個行業,而是無論那個行業去產能,都會波及甚至嚴重影響到上下游產業鏈。因此,從這個角度看,煤炭行業大規模去產能,進而影響到火電行業“被動”去產能,則站在供給側改革的背景下,這個道理是可以解釋通的。

      韓文科表示,就“去產能”的數量看,2017年的數量相比2016年,可能會出現一些下降。但就力度看,正在不斷加碼,特別是鋼鐵煤炭行業,地方政府作為“去產能”主體,仍會出臺更多強有力的措施。

      央行48號文明確,對鋼鐵、煤炭等產能過剩產業中有市場、有競爭力但暫遇困難的優質骨干企業,繼續給予信貸支持。不過何為“優質骨干企業”?采訪中,記者未能從央行獲得證實及判斷標準。但在韓文科看來,中央及國家部委早已賦權給省一級地方政府,因此,誰是“優質骨干企業”由地方政府說了算。

      不難發現,正是因為由省一級地方政府鑒定“優質骨干企業”,才出現了2016年年底一大批地方煤炭企業得以與債權銀行順利啟動第二次債轉股的局面。

      “不能否認,伴隨煤炭價格快速走高,過去很多被視為不良資產的煤礦正在實現盈利,但銀行對此進行調整需要政策依據,因此,銀監會與省一級政府之間的合力推動,才是政策依據得以產生的主要推手。”某大型國有煤炭高層人士透露稱,此輪債轉股既有效化解了銀行不良率問題,又解封了企業財務成本高企的窘局,同時為去產能鋪路,可謂多贏局面。

      與前文所述寧夏七家發電企業上述地方政府有權部門請求降煤價不同,貴州省則封關鎖門,嚴禁當地煤炭外運逐利。

      “地方政府強制干預顯然不是長效手段,但就眼下看,卻是有效手段。”一位不愿具名的國家能源局官員稱,無論煤與電,都是地方政府調控目標,“去產能”力度不斷加大,煤炭供應量勢必減少,因此量減價漲也是趨勢。他認為,近20年來煤電頂牛矛盾始終未解,因此不能指望某一地方政府真正破題。

    責任編輯:上游
    分享文章到:
    0
    瀏覽次數:
    】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職能部門
      (一)組織編制建材工業發展戰略、建材工業每個五年的發展規... [詳情]
      (一)負責匯總各主要產業規模以上的建材會員單位的資產總量... [詳情]
    代管協會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68332654 [詳情]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88084883 010-88084806 [詳情]
    直屬單位
    北京市朝陽區管莊東里甲1號
    010-65761515 [詳情]
    直屬分會
      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混凝土外加劑分會(簡稱“中國混凝土外加... [詳情]

      為了更好的發揮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的橋梁和紐帶作用,繁榮中... [詳情]

    ICP備案編號:京ICP證11000913號-1 海淀公安分局備案號:1101081900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電話:010-57811569 建筑材料工業信息中心承辦
    色狠狠久久综合网站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